行業新聞

263企業郵箱,263企業郵箱售中心,行業新聞

專訪二六三董事長:做投資是賣東西 做企業是“種”東西

——專訪二六三董事長李小龍

證券時報 作者:嚴惠惠

 

二六三董事長李小龍(中國郵箱網配圖)
“挾泰山以超北海”——這是二六三(002467)董事長李小龍在263云通信上的簽名。作為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長,這位和知名武術家同名的李小龍,個人風格鮮明,超過1米9的個頭,舉止儒雅、談吐風趣。

談及公司身處通信和互聯網交叉的行業,李小龍告訴證券時報記者,一方面其思維“永遠都在不停變化”,以適應這個快速變化的行業;而另一方面他堅信,做投資是賣東西的,做企業則是“種”東西的。“種東西的不能跟著賣東西的跑,企業如果整日跟隨資本市場風向而動,未必是好事。”

企業通信、增值通信、海外華人互聯網綜合通信是二六三的三大業務板塊。作為一家上市3年的民營通信企業,二六三在A股市場被投資者廣泛關注。這不僅在于其成功收購了海外iTalk、首都在線,也因為這家企業能夠抵住誘惑,一心一意專注通信主業,以虛擬運營的方式,充分發掘細分市場,深度滿足客戶的差異化需求。
李小龍認為,公司不僅要在業務上精益求精,更重要的是要做好制度體系規范。好的制度體系應該是,寧可“舍”棄眼前的“最好”,也要防止可能發生的“最壞”,從而換得可持續的“更好”。

移動互聯顛覆PC思維

263云通信的前身是263EM(Enterprise Messenger),李小龍告訴記者,“我們現在做的通信,從方式上看還是比較傳統,要讓我評價,這還不是一個純粹的移動互聯網產品,頂多算是個手機版的QQ。”

李小龍認為,在智能手機還未普及之前,有一種觀點認為把個人電腦(PC)上的內容復制到手機上,就可以成功。但在智能手機普及后,大家發現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手機與PC存在個性差異,如果簡單地把PC上的內容編譯到手機上,顯然不會成功。最具代表性的就是QQ,騰訊有手機版QQ,但用戶最癡迷的卻是微信。要論手機通信產品,微信是,手機QQ不是。

為什么微信作為后起之秀卻能輕而易舉超越手機QQ?李小龍認為,這是因為微信真正符合了移動互聯網的特點,這比簡單地將PC上的內容移植到手機上殺傷力要大得多。263EM原來是基于PC之上,現在被移到手機上,也只能算是手機版的EM,還不能稱之為移動EM,這與微信的運營模式尚有差距,還需不斷改善。

“移動互聯網相對于PC是一個顛覆性的東西。”在李小龍看來,以搜索為例,即便是占據國內龍頭地位的搜索公司,從其在手機上應用來看,傳統思維的痕跡依然很明顯。企業在做手機搜索時,希望用戶在手機上一秒鐘打開搜索框。盡管一秒鐘已經很短,但這還是原來PC的思維模式,將這種思維模式用在手機上卻未必正確。

李小龍介紹說,手機不具備PC鍵盤大、屏幕大的特點,輸入也相對麻煩。手機最常用的是T9,當用戶在手機上查找通訊錄時,用的是T9輸入方式,都是一兩個鍵就搜出來,而不是用全拼、五筆。不過,將來搜索的理想形式會是怎樣,現在還沒有人知道。

李小龍稱,蘋果將傳統的手機品牌打敗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其成功的核心之處在于:它根本就不是手機。李小龍認為,如果僅僅當手機使用,蘋果、三星的手機遠不如諾基亞、摩托羅拉好用。用戶將蘋果手機打開,屏幕上一個個小圖標,一個是短信、一個是撥號,再有一個是電話簿,剩下的全部都是其他的應用。如果說只是做這三個基本的手機應用,蘋果怎么都贏不了摩托羅拉。

李小龍笑稱,現在有個時髦的說法,說蘋果就像人體器官!蘋果的三個手機基本功能能用,但重點早已不局限于這三大功能。當用戶對蘋果手機的關注點已經轉移到其他應用上面時,上述三個手機基本功能的弱點也就沒那么明顯了,而其他功能的優點就彰顯無遺,這就是蘋果、三星手機核心的成功之道。

以制度建設謀基業常青

“每家企業都有自身的問題,在我看來,企業業務上的問題并不是最可怕的,企業自身的建設才是至關重要的。”李小龍說,企業應該建立的制度是:寧可失掉最好的,也要防止最壞的。

李小龍認為,喬布斯活著的時候,蘋果是一家非常優秀的企業,對于蘋果來說,喬布斯的影響至關重要,以至于大到離開了喬布斯,蘋果的市值就急速往下掉。從另外一方面來說,蘋果又不是一家非常優秀的企業。這就好比在一個民主化程度不高的封建社會體系之內,如果老百姓遇上了一位明君,那當然很好,但如果碰到一位昏君,也許就是一場災難。

由此李小龍認為,真正值得尊重的企業應該是像IBM、GE這樣。杰克·韋爾奇絕對不是GE唯一優秀的CEO,GE有很多位優秀的CEO,每一位都對GE有一定的影響,但不會像喬布斯那樣對企業帶來致命性的影響,這是因為GE多年以來形成了良好制度體系。“要我說,企業寧可沒有短暫的輝煌,也要做到長久的良好發展。其實長久的良好發展比一時的業務出色更難。”

李小龍得出的結論是:偉大企業背后共同的基因,就是在于它的制度和體系保證了企業能夠做到可持續發展。在企業創業階段,更多的是追求短時間的最優和效率最高化,否則企業將無法生存,這個時候就要盡可能地突出企業領導者的魄力和決策力;當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就必須更加重視制度體系的建設。因此企業家必須在眼前和長遠之間做取舍。

“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IT行業,當年紅極一時的公司有的正在急速衰落,而更多的則是不見蹤影。能夠做到基業長青的企業,可能在某一時段并不耀眼,但它總是能持續穩健發展,這才是真正的核心競爭力。”在李小龍看來,當一個企業領導者的影響大到一定階段時,反而會給企業帶來負面影響,比如喬布斯、比爾蓋茨。“在我看來沒有蓋茨的微軟比有蓋茨的微軟要更加強大,因為它不需要依賴一個強人,這對于一個企業來講是一件好事,因為它只能去靠體系、靠制度,靠企業自身的能力去發展。”

二六三在收購iTalk時,李小龍做了測算,這家海外公司未來三年的利潤分別是:1500萬美元、1800萬美元、2000萬美元。但在設定目標時,李小龍只設定了1000萬美元、1300萬美元、1500萬美元,每年留出500萬美元的容量。這并非意味著李小龍和二六三保守,因為在他看來,iTalk是一家初創企業,所有的核心崗位都是很重要的股東團隊,企業的發展完全取決于股東的主動性、積極性和自覺性。收購交易完成后,原有股東拿錢走人,接下來只能依靠制度體系規范,而建立體系就要付出代價,就會降低效率、提高成本。

對于二六三來說,李小龍的規則是:任何人都是靠不住的,包括他本人,唯有制度和體系才是靠得住的。“我現在必須不斷剪裁自己的權力,如果今天我能不經過任何程序就花掉一萬元,后面的接班人也可以。我能花一億,他就能把一億給卷走。”因此,為“防止最壞”,李小龍把二六三接下來的持續發展牢牢系于制度規范上面。

今年是“業績捷報年”

海外華人通信、增值通信和企業通信是二六三的三駕馬車業務構架。

據李小龍介紹,就海外業務來說,iTalk最近幾年寬帶電話業務一直呈上升趨勢,預計再過一兩年增長將趨于平緩。不過,目前iTalk電視業務已經初步培育成功,有將近8萬的電視用戶,現在收費用戶每年只收取美金50元,占比也不算多,等到用戶培育達到一定程度,同時電話業務步入平臺期,電視業務就會逐步釋放,迎來之后兩三年的快速增長。

在電話和電視業務增長的三四年時間內,二六三有足夠的時間再來培育下一個新業務,現在重點是加強制度和體系建設。“海外業務部分與其說是我們并購人家,不如說是人家并購我們。因為團隊和業務主體是原來的,我們只是注入了一些人員。”

目前,增值通信業務的產品如語音、96446、長途、多方通訊業務等均運作平穩。現在培育的新產品中,李小龍最看好的3GVPN,目前雖處于初期階段,但已經建立了較為完整的制度體系。收購上海翰平之后,增值業務這塊還面臨移動轉售這一巨大機會。

企業通信板塊的優勢是體系相對完整,無論是企業郵件,還是云通信,短期內10%以上的增長都有保障,畢竟它的體量比較大。下一個新業務是什么?李小龍坦言:還在摸索。目前二六三單獨設立了一個事業部做企業會議,實際上它也是企業通信隊伍中的一支。此外,二六三在企業通信板塊還做了關于存儲和視頻會議方面的規劃與投資。

“三大業務領域有各自不同的重點,但最難的還是體系和制度的建設。”李小龍的理想是二六三能夠持續發展,誰當企業一把手都差不了太多,企業對人的依賴度減弱,并且能夠擁有一種企業文化和制度體系,將最合適的人才放到最合適的崗位。

二六三最新的中報顯示,企業業績增長高達71%,李小龍對此解釋稱,二六三上市的前兩年增長速度都不快,主要是因為此前企業一直在進行業務架構調整。在他看來,今年中報71%的業績增長應該與前幾年增長幅度平均起來看才合理。今年71%的增速實際上是前幾年“栽”的,今年只是收獲而已。

“今年是二六三的業績捷報年。”李小龍稱,主要是因為二六三體量還不算大,企業業績有點變化就非常明顯。

然而,他并不希望二六三最開始幾年只有百分之十以下的增速,后幾年又到了百分之六七十的增長,“我寧可每年都是百分之十幾的平穩增長,但是當你體量沒那么大的時候,某項業務的下降或是上升都會造成非常明顯的波動。”

二六三不做手游

二六三已經上市3年,在李小龍看來,上市不僅僅是帶來融資,當一家企業成為了上市公眾公司,受關注和被監管的程度較之以往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企業被動性的自我規范因此變高。

李小龍介紹稱,沒上市前,企業有主動規范自身運作的意愿,但當這種主動性減弱的時候,就可能給企業后續發展埋下隱患。上市之后,二六三成為公眾公司,制度規范成為常態化,而且必須去執行,這對企業而言是一種幫助,它可能帶來效率的降低和成本的上升,但可以“防止最壞的情況發生”,為企業發展無形中就上了一道安全閥門。

同時,雖作為上市公司董事長,李小龍對資本市場仍保持著一份若即若離。“做企業就是做企業,不必被資本市場牽著鼻子跑。在A股市場,很多投資者往往關心的是概念,關心企業短期的催化劑,而不是長遠的發展。”
不過,在他看來,做投資是賣東西的,而做企業是“種”東西的。賣東西的要想贏利一定要炒作不同的概念,如果永遠關注于一物,那就沒錢賺了。而“種”東西的不能跟著賣東西的跑,企業如果整日跟隨資本市場風向而動,未必是好事。

“市場給我的評價不論是好還是壞,我都接受。但我不可能按照市場對我的評價去經營企業。因為企業的基因、企業的團隊、企業積累的經驗只適合做通信,我就做通信。”李小龍談到,如果市場現在對汽車行業開始看衰,對醫藥行業開始看好,通用汽車就把汽車生產線都停掉轉去做醫藥,那將死得更慘!

“現在手游熱,我們會不會去做?明確地告訴你,不會!”李小龍的理由是,手游不是二六三擅長的業務,如果去做的話很難戰勝對手;同時,二六三現有的業務和手游很少有相互介入的地方,無法形成協同效應。李小龍表示,手游熱也會令二六三受益,受益于手機游戲的上網流量,二六三可以轉售流量,這是李小龍和他的團隊擅長的。

企業到底該不該經受住各種誘惑,全心全意做自己擅長的主業?李小龍坦言在這個問題上也曾經迷惑過,吃過虧。2000年之前,李小龍一直非常堅定地專注于通信業務,但2000年前后互聯網甚囂塵上,李小龍一下子沒經得住誘惑,跟風去做了一回網站,結果讓他賠進去3000萬美元,這3000萬美元全部是自有資金和企業的盈利,十幾個股東是李小龍很熟的朋友,認識最短的也有七八年。

“一下子把朋友的3000萬美元燒掉,你想想我當時的壓力有多大!”至今想起來仍心有余悸的李小龍說,盡管當年所做的網站也頗受網民歡迎,但做內容并非李小龍團隊的強項,按照李小龍的說法,盡管某個瞬間占了點小便宜,但從長遠來看贏少輸多。

證券時報記者 嚴惠惠

廈門源訊 263企業郵箱服務團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

?
看门狗2线上怎么赚钱 高手总结的打麻将技 分分彩坑人规律 有融资融券的股票好 优乐江西抚州麻将下载 两肖两码必中全年 捕鱼手机游戏下载手机捕鱼 好运3开奖结果 四肖期期准免费公开开 加拿大快乐8开奖记录 复式连肖连码图 日本麻将规则 ag捕鱼王app下载 南京麻将100算法 意甲各队最新关系 来游戏天津麻将下载 中超最新排名